拉着你的手

擎子

凌晨两时许,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原来是友人的关切问询。她说,她们那边拉警报,问我们这边响没?同处一城,一条运河把我们隔开,河东的我们没有听到那惊心的声响。

窗外的雨肆虐不停,整个夏季所缺的雨水在这几日中一股脑儿的全倾倒下来,似乎不再次水淹全城不罢休。

警报拉响的时刻,友人的牵念让我久久难以入眠。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网络上读过的《做到十样的朋友是你一辈子的》文字,心底内疚不已。去年外出,“失踪”的日子里,她对我充满担心与思念,而我,除却少女时代的信件,再没给她留下过只言片语。想即刻打开电脑再看看那篇文章,又恐惊扰身边熟睡的老公。

待到天明,迫不及待打开窗户。马路上全被水围裹,没了吵嚷的车鸣,只听见哗哗的趟水声。今天,于我而言,是一个蜷缩在家的好日子。难得闲暇,重读那些文字......

一看,再看,三看......就如你一样,迅速闪过我脑海的人一样是你。

挥之不去的,是我们相识十六年来两个人共处的点点滴滴。

那一年,我十八你十七,我喜欢看书,喜欢写字,喜欢孤独。有同样爱好的你,不小心弄丢了我视如珍宝的笔记本。歉疚中,你送我一个日记本,并附信一封。友谊的种子从那个时候便在两个女孩的心中开出花来;

那一年,我们一起参加自考,从考场出来,我们相约相携第一次离开故土外出打工;

那一年,我们各自抱着书本骑车到郊外的一片林子,看书、聊天、唱歌,我无所顾忌地喊那首“拉着你的手”。多年后你找到原唱时,第一句对我说的话是:谢东没你唱得好。其实我们都知道不是,因了我们的相识相知,我唱着你听着,彼此都是用一颗喜爱的心接纳对方,你才会觉得我比谢东唱的好;

那一年,我从上海回家,下车后我并没往家中赶,却是直接去找你,记得天刚下过雨,我一路“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的奔波着找你,而你回家后听嫂子说我去过,也是赶快骑车飞到我家,彼此寻找相互追逐中,我回到家看见妈妈脸上的笑与眼睛里的爱,心里好生内疚;

我们各自于相望中看着对方成长成熟,从青涩的少女成长为风韵的少妇。

我们是那样的不同。你不喜欢我高兴时是笑不高兴时也是笑,不喜欢我的“滥交”;不喜欢我为了孩子爷爷的普通生日放弃难得的出游机会;你接朋友的电话半个小时,回来后可以与我说半个小时,而我每次接完叶子的电话,回来后总是以一句“没什么”轻轻带过;一起逛街时几乎都是我在听你演讲,而你又总斥我故作深沉。

我们又是那样的相同。我们都爱争论,连彼此相隔两地时,仍不忘在书信中辩论一番;遇扰心之事,我们都有相当不错的心理调节力;对待生活中的人与事,我们的见解常常不谋而合的一致。

只是,你比我,更多一份情调,更多一份伶俐,更多一份果敢。

此刻,那首“拉着你的手”再次飘荡耳畔,回忆就像昨夜的铃声充盈心海。

感谢命运之神让我们相遇、相投、相契!

就让我拉着你的手,此生,并肩前行!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