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国

沈大成

快国人民急死了。

要是问他们急什么,他们都来不及告诉你。

初次造访该国,措手不及下,就被巨大的时差感吞没。一切都以快镜掠过眼前,人人身后都拖着一道白光。讲第一个字时,他们尚在你左侧,吐出第二个字人已飘到远方,留下一个闪电奇侠的背影。

另外拿吃饭来说,快国的餐厅只有快餐厅,人们但求全力以赴地进餐完毕,而后如狼似虎地奔走于路上。这里的马路只有快车道,搭个车需得身手矫健。变道是司机的拿手好戏,尽管也不知道领先半个车身究竟有何好处,但眼看着人家比自己快,却不施展作为,便升腾起一股如蚁噬心的难受劲。

走路也是一样,常常见到陌生人两人一组突然前后追赶起来。这是因为本来好好走着,眼角余光不小心对到,一种唯恐落后的焦躁感顿时笼罩住心头,便这么捉对跑了起来。怕慢一步错过一粒红灯,既而一班地铁,紧接着是一部电梯,之后就是一次全勤奖,不久便错失一次加薪,又错过升职,由于事业不如人,就错过一位好姑娘,错过一场好婚姻也包括优秀的遗传基因,于是,生子又不如人子聪明,孩子未考入好学校,一生何来伟大前程,就此一门三代都完败于路人!没有错,路人便是无名的对手,一步落后,定然处处受制。

快国人的紧迫感也来自于后生晚辈,一代一代的年轻人正飞速成长,很快就要取代掉老家伙们的地位。快国人的少年时代结束得愈来愈早,有些人在中学门口抽完第一颗烟,此后就一脸老成,尽讲些百无是处的快人快语。他们的少年时代之短,犹如蔬菜入油锅爆炒,一下子就断了生。

快国人民就这样前赴后继地,向着人生的终点全速前进。

他们肩负着共同的使命,就是推动地球旋转。因此常会出没于世界各地。有时碰到一位一个劲地催促乘客上下车的卖票员,又或者不等客人吃完,抢了盘子就跑掉的侍者,他们全部都是快国人。我的好几任老板,不瞒你们说,也是一样,拧紧了发条的身上奔腾着杀气。

要是质疑起他们高速的人生呢,他们也并不买账,反斥责我们慢慢吞吞地过日子陷入一事无成的境地。人生之快慢疾徐,一经选择,也只好各自担当。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