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的问题

周作人

人类是从猴子进化来的,但那是几百万年前的猴子,与现今吱吱喳喳在树林子里叫着的已是很远的本家了。人与猴子已经有许多不同。人能直立,说话,手拿器具,身上无毛而有头发,这与胡须爪甲都会生长,这一点特别与别的生物不一样,是很有点奇怪的。我们不曾在周口店找到“北京人”的长胡子和头发,但推想他该是有的,到了现在,北京的市民也一直是如此。照理讲,这在古时候一定是很不方便,还不如大猩猩那么好,嘴边只有猫须的那么些,头上长短适中,倒好像刚从理发馆出来似的。

有了头发老是生长,处分很是费事,非洲黑人把他做成几个小辫,涂上黄泥和牛粪,拖在头上的前后左右,此其一。如中国古时头顶盘髻,戴上道士冠,此其二。女真满蒙四周剃光,只留顶搭,编为长辫,此其三。这第三种最为奇特,实在要比非洲人更为野蛮,他们用牛粪,只是当粘发的香膏用而已,若是有好香膏,自然也舍彼而取此了,半边和尚是何所取义呢。辛亥革命别的没有什么成就,至少将这猪尾巴去掉,总是够好的事情吧。这之后就好办了,只要像剪庭园的草皮似的时时剪平,便可了事,古代髡是刑罚,所以忌讳断发,到现在这个忌讳也已克服了。余留着的只一个问题,这便是女人的头发怎么办,其实本不是什么例外的事,如同男子的合并办理也并无不可以吧。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