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会死

林夕

上海会拥有中国境内第二个迪斯尼乐园,且必然比香港大上几倍,这该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吧。如果对香港来说那是一个噩耗,民间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政府该有策略应对。为什么这事先张扬的消息一出,还是有报章用上“香港玩完”来形容区区一个乐园的影响力?

如果香港将会玩完,也不会死于迪斯尼之手,更不会因为那批见大买大、见异思迁的内地游客而寿终正寝。香港迪斯尼自二零零五年开业以来,入场人数已屡创新低,既然没有对旅游业帮上过什么忙,捅穿了天,屋再多漏些连夜雨,也不会致命。要命的不是上海,是本地客占四成、内地客占三成的比例。

作为陈年支柱的旅游业,竟然落得成也迪斯尼,败也迪斯尼,那这个城市本身的吸引力就大有问题,发展旅游业的策略眼光,也早在人家开张大吉前已出了状况。

一边为搭上内地经济高铁的顺风车而取得点点安全感,一边又为这车开得太快而担惊受怕,怕倒过来成为深圳的后厂,怕金融中心被上海取代,怕灭顶于珠三角融合中。焦虑会致癌,担心无补于事,也不过是提早找死而已。

如果香港会死,可能死于未来六大产业在施政报告中每个远景只得到六百字左右的白描,对远景无能为力又没有兴趣,公众注意力终究还是回到切身的楼价问题。死于只纠缠于灯泡而不去自创明灯,单纯出一口恶气而止于泄气。死于只咬住个别的烂树木而没有足够空间让快谢的森林曝光,护林的方向又因为不够煽情而备受冷待。种种死法,都不可能赖到迪斯尼、上海或是深圳甚至中国另一个城市身上。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