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十三

周作人

在一本讲古代文明的书里,说到禁忌的问题,他说野蛮与文明在这里有显明的区别,其一谨守禁忌,而其一则否。但是因为世上没有地方是充分文明的,所以在所谓文明人中仍多有蛮风之遗留,有如请客忌讳十三个人,即是一例。我觉得这话很有意思,在中国知识阶级中谨守十三的禁忌的也是常有。不过这乃是从外国输入的,我们本有些土禁忌,后来又加上洋禁忌去,自然更觉得热闹了。

从这一点上看来,解说又略有不同,这个禁忌并不出自蛮风之遗留,却是奴化的模仿,正如从前的报馆闹什么四月愚人节一样。因为我们中国原来是半殖民地,这种情形可以说是不足为奇的。疑古先生遇见过一个老新党,很讲究卫生,每天吃几个鸡蛋,据他说的理由是,因为外国人吃鸡蛋,所以兄弟也吃鸡蛋。又听说有过一个留学生,回到家里,有一天他的父亲看见他走进来,洋服裤脚卷着,问道,外边下雨了么,答说不,因为现在伦敦是雨季了。这件事只是传闻,所以真实性如何碍难保证,总之这与吃鸡蛋都可以代表半殖民地空气的;幸而这些新的士大夫向来与民众隔离,不曾将模仿的洋禁忌传播开去,解放以后思想逐渐变化,好在半殖民地的背景除去了,这种模仿自然也将自行消灭吧。这里并不是说土禁忌比洋禁忌好,只因后者出于无谓的模仿,更是无聊,所以觉得更为可笑罢了。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