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

维克多·科克留什

每次去费奥法诺夫家做客,我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尽管我们已相识多年,但彼此还不是十分了解。上个星期天,我们去费奥法诺夫家庆祝他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在我们热烈地祝贺后,他却说:“通过了论文答辩,这当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但是我现在想,在其他方面,我是否也能表现得像个真正的男子汉呢?举个例子吧,假如我在河边走的时候,看见有一个人落水了,我能不能……”

“冬天还是夏天?”戈列梅金的妻子问。

“是冰天雪地的冬天!”费奥法诺夫一脸严肃地说。

“如果是我,我会这么做,”戈列梅金从桌子后站了起来,激动得双手直颤抖,“我要迅速在附近找个什么救生设备扔给落水者,然后赶紧去打电话求救!”

他说完就坐了下来,房间里一片寂静。戈列梅金的妻子温柔地看了丈夫一眼,把盘子往他眼前推了推。

“要是我嘛……”谢尔加切夫不慌不忙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说。

“您会怎么样?”众人忍不住齐声追问。

“我就先脱了鞋,再摘下帽子、围巾……”谢尔加切夫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

“大衣就别脱了!”他的妻子急忙喊。

“脱下大衣,夹克,”谢尔加切夫没理会妻子,继续说着,“然后就跳下水去!”

所有女人脸上都容光焕发,而男人的表情则阴郁起来。我也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还把上衣的扣子解开了一颗。

突然,库济明站了起来,他声音低沉地说:“我不仅要把落水者救上来,而且还要冒着随时都可能倒下去的危险,背着落水者跑10公里,把他送到医疗点!”

“为什么是10公里?”戈列梅金的妻子问。但谁也没顾得上回答她问题,大家都被库济明的英勇行为深深地打动了。

“如果是我,”这时,谢辽沙开口了,“我会用我身上仅有的一根火柴,点起篝火,烧一壶开水,然后再……”

我本想跟她解释,也许哪个地方有冰窟窿吧。但我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没说。反正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