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饼冠军乔.布朗

里柯克

我们当中的一位伟大人物。

吃饼冠军乔.布朗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不嚣张,没架子,身材并不怎么出众,举止坦率随便,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拘束。

“请坐吧,”他朝凉台上的摇椅挥挥手,对我们说(我们是一些从报社来采访的记者)。“就坐下吧。天儿挺热的,对不?”

他话说得那么朴实,口气又那么和蔼可亲,我们马上就不再感觉拘束了。实在叫人难以相信:站在我们眼前的竟然就是那位在连续吃饼上,打破了一切活人(直到如今还在活着的)纪录的冠军。

“哦,乔,”我们把笔记本子和铅笔掏出来,对他说,“谈谈吃饼的事儿吧!”

布朗先生笑了,他笑得愉快而又自在,立刻叫人什么顾虑也没有了。

“我原以为是你们这些小伙子要来谈淡吃饼的事儿呢,”他说。

“乔,全世界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哪,”我们说,“你吃饼这件事比谁出的风头都大:有个男人一连打了二十四小时的高尔夫球;印第安纳州-个女人连续剥了三天豌豆;摘浆果的纪录也打破了;在艾伯塔的梅迪辛哈特,有个人跷着一只脚足足站了七个钟头;还有依阿华的胖童冠军,上个星期他已经超过四百磅大关了,可还是你这个吃饼的事最轰动。”

“是呀,”布朗先生不动声色地说,“目前,世界上确实在发生着各种轰轰烈烈的事,我很高兴也能参加上一份儿。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

“噢,乔,别这么客气啦,”我们跟他争辩说,“纽约那边人人都在谈论着,说你吃饼这件事是本月里最惊人的一次持久表演。这把你排在或者应该排在当今伟大人物的最前列。”

“其实,”这位冠军虚怀若谷地说,“这也算不了什么。我也只不过尽到了自己的力量而已。我不肯让它难住我,我就把吃奶的劲儿全使上,这一点我倒是办到啦。”

“乔,你最初是怎么想起要吃饼的?”一个小伙子问。

“这就难说啦,”他回答说。“我想我只是不知不觉地吃起来的。甚至在小时候,我还不懂吃饼的意义的时候,我就喜欢吃饼,而且就喜欢看看自己究竟能吃多少。”

“在比赛的当儿,你吃第一口饼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呀?”一个小伙子问。

“别问这个,”另一个插嘴说,“告诉我们你练习的经过吧,你的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

“别问这个,”第三个又插进来,“告诉我们在全部比赛过程当中,哪个阶段是顶不好受的?”

这位大人物笑了。

“真是的,你们小伙子们一口气问了这么一大堆问题,”他说。“可是基本事实再简单也没有,而且,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可以吹牛的。”

“至于冠军比赛,”他接着说,说的时候,脸色显得平静而认真。“孩子们,我只能说,我很高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这种事干起来是吃力的,十分吃力。我永远不会忘记吃完了第二十块又吃到第三十块,然后又吃到第四十块时候的感觉。我对自己说:‘总不能老吃下去呀,早晚总有个不得不打住的时候吧。’我不知怎的倒清楚这一点。”

“吃到第二十块,我满心想开快车,每秒钟吃上两口,可是我看出自己很难保持这个速度。于是,我又放慢了些,五秒钟吃四口,并且就那么挺下去,挺到裁判员大嚷了一声,我就知道自己胜啦。那以后,我想我差不多就昏过去了,一点儿气力也没啦。”

“你是半天才缓过气儿来的吗?”有人问。

“不,只有那么两三分钟。然后我回家洗了个澡,把浑身上下搓了搓,吃了点儿东西,就又精神起来啦。”

“乔,听说你要到欧洲去比赛,有这么回事吗?”一个小伙子问。

“这个还不一定。我的经理要我去趟英国,到那边吃饼去,我听说英国那边很有几位吃饼的能手,要是能够跟那样头等角色去比赛吃饼,倒是非常荣幸的事。”

“乔,你去不去法国呢?”

“去呀,法国也去。法国那里也有一些能手,一些健将。他们吃饼的技术比咱们的高明。他们的速度更高些,直到现在为止,他们颚部的动作比咱们的先进。要是我跟一位法国吃饼家较量的话,我唯一的长处(如果我有什么长处的话)就是持久。”

“乔,法国吃饼的比赛规则跟咱们这边儿的一样不?”同来的一个小伙子问。

“有些差别,”冠军回答说。“法国在比赛的时候准许喝水,可以喝到六加仑,你们晓得,咱们这儿不许喝水。不过现在有了国际吃饼协会,我估计一定会定出一套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来的。”

“你要是去欧洲的话,先在哪儿练习呢?”

“我很可能就在纽约和几个大城市的饭摊子上,”他说,“不过火车站的餐厅也不坏。我也许到几家大旅馆的冷餐厅去吃它一吃。总之一句话,随便哪里都可以,只要能培养情绪,增加速度。”

“你什么时候动身到欧洲去?”我们问。

“啊,目前我还脱不开身。我先得替电影公司拍完片子。我每天替他们吃上四五个钟头。我们正在试着表演高速度吃法。”

“你不是要举行公开讲演吗?”

“是啊,多半下个月就开始作巡回讲演啦,一直绕到滨海的城市,题目是《吃与食物的关系》。”

“乔,你打算替学校效点儿劳吗?”

“当然喽。我也许会到许多学校里去讲演。”

“讲什么?”

“讲《食物与吃的关系》。所以你们看,我一时还不能动身到欧洲去。”

我们坐在那里,跟世界上新近出现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最有趣的冠军,足足攀谈了半个多钟头。跟他谈话时,想到人类对生活的态度已大大改善,不由得叫人心里万分高兴。对大小战争、对经济和工业的那种兴趣显然已渐渐消失。大家现在感到兴趣的是更富有人性,对国计民生更加重要的吃饼、跷着脚站立和摘浆果的比赛。

从这个角度来看乔.布朗先生,我们认为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新时代的典型人物。

不过看样子,冠军这时候好像稍稍有些倦容。

“孩子们,”他说,“我只好向你们告罪啦。我肚子里开始觉得有点儿饿。我想我得到里边找点儿东西吃去。”

“乔,你平常吃些什么?”我们问。

“饼,”他回答说。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